疾病诊疗
健康生活
  • 养生
  • 营养
  • 两性
  • 精神心理
  • 中医
  • 育儿
  • 减肥
  • 女人
  • 美容
  • 整形
  • 健康新闻
  • 健康课堂
  • 家医互动
  • 即问即答
  • 健康WHY
  • 专家答疑
  • 整形圈
  • 医生圈
  • 病友圈
  • 数据中心
  • 疾病库
  • 医生库
  • 医院库
  • 药品库
  • 整形库
  • 器械库
  • 食材食谱
  • 母婴产品
  • 新闻 视频 养生 育儿 营养 中医 女人 减肥 整形 两性 妇科 男科 肿瘤 眼科 影像 肝病 骨科 糖尿病 心血管 论坛 即问即答

    食补养肾 | 子宫肌瘤 | 硬皮病 | 尿频尿急 | 女性不孕 | 生殖器疣 | 取避孕环 | 多发性肌炎 | 子宫腺肌症 | 浅静脉炎 | 带状疱疹 | 骨质增生 | 肝炎 | 湿疹 | 灰指甲 | 狐臭 | 妇科炎症
    首页 > 读书频道 > 心理书籍 > 《我喜欢,路上的自己》 > 正文

    2、愈简单,愈快乐

    2012年08月29日  

      快乐原来可以是一块泡沫塑料,可以是一阵渔船马达的噪音。

      它们的新奇、狂喜,让我觉得陌生,甚至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现在还有多少事情让人觉得值得为之欣喜快乐?还有多少机会你能找到让自己大笑的事情来做呢?金奈的玛丽娜海滩一点儿都不美,更没有国内受追捧的那些雪山小镇里缠绵纠结的味道和调调。沙滩很宽,阳光很酷烈,湿气浓重,垃圾遍地……这里显然不是值得花上几千元来度假的地方,但是这里黝黑、贫困的人们,却比花得起上万元去品尝白沙、碧海、五星度假村和私人管家服务的人快乐得多。

      “幸福与否,不在于你拥有多少,而在于你的底线有多低。”此刻,我很想重复自己在以前写过的一段话。

    2、愈简单,愈快乐

      几个少年非常羞涩,却兴奋异常地要和我们合影,这让我们回忆起那些曾经也争着要和几个少见的外国人合影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比现在更幼稚、更简单、更笨拙,也更快乐。那个时候我们在做什么?去大院旁边的小河沟里捞鱼、捉青蛙和不走运的蝌蚪,那个时候我们能听到蝉声、看到麦浪和萤火虫,还有就是用白杨树的叶柄比赛拔河、推着一个大铁圈狂跑……这些,现在要花去我们几千元、乘上咆哮的喷气机,来这里看。那个时候,我们会几个小时地瞪着自家屋檐下的燕子叼来泥土、树枝,然后撕扯自己的羽毛,筑巢……这些,现在我只有在匆匆驰过那个巨大而闻名全球的钢铁鸟巢的时候才会突然回想起来,我无比喜欢这个宏伟的地标建筑,但是,那里没有传来长着嫩黄色新喙的雏鸟清脆的叫声。那个时候,如果你花上几十元钱,坐火车去看乡下的外婆,兴许还会遇见骑在水牛背上吹笛子的牧童,那样的形象,那样的笛声,仿佛几千年没有改变过,现在,还有几个顽童会吹笛子?

      在马哈巴利普拉姆,我们在一家度假村吃了顿朴素的午餐,餐厅的走廊里,放着老板从附近村子里收集来的木桶、木船,餐桌的桌垫上印着这样一首诗:

      Why are we anymore, unable to

      See the grass grow.

      Hear the cuckoo sing.

      Touch the morning dew.

      And be free

      To build our own homes,

      To travel on foot,

      Enjoying nature,

      Choose our own way of life

      And live in peace.

    2、愈简单,愈快乐

      为什么我们,再不能

      看着,青草生长。

      听着,布谷鸟歌唱。

      触碰到清晨的露珠。

      自由地

      构筑自己的梦想家园,

      用双脚去旅行,

      享受无染的自然,

      选择自己人生之路,

      平静地接受命运。

      听过国内的一个少年问易中天:“诗有什么用?”他回答的大概意思是:“我们年轻的时候都喜欢,也都写过诗,世相变化万千,纷纷扰扰,现在人们都感觉诗是无用的。的确,诗是属于青春懵懂时代的一段羞涩的回忆,但是,如果你问我诗有什么用?我想反问:青春,有什么用?”

      的确,现在还有多少人仍在写诗?

      在印度,你会拍到很多漂亮的照片,但是最有感觉的,一定不是最美的那张。

      旅行之乐,在于遇人。体认民生,直面现实,了解世界的多样才是旅人最大的收获。无论是交谈间观念的触碰,还是遭逢智慧的交锋,都是一种收获,唯有经历这些,才真实感到:“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在金奈遇到第一个司机,便有了一段可爱的“斗智”过程。

    2、愈简单,愈快乐

      俗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但不见得人人都有机会耐得下性子来“修道”。我们在南印度泰米尔纳德邦首府、印度第四大城市金奈机场入境,在机场门外和印度标志性的黄黑相间的突突车拍下第一张留影。接下来碰到印度第一个出租司机。和这个小巴司机谈好价钱250卢比,明确告诉他我们要去的地方是金奈Triplicane区的Himalaya酒店,此人对价格满口应承,但是开了没两步就碰到个机场收费员,看不出什么头衔,只是马甲兜里放了个建伍的对讲机而已,收了60卢比。然后他先是问我们是否第一次来印度,然后问我是做什么的,我就告诉他,我干旅行社的,再然后他告诉我们地方很远,然后又问我们地址,于是再说一遍,这人又说不知道,要看地址,我们当然心知肚明,他不过是想找个由头加价。于是我掏出一大本事先打印好的材料给他看,上面写得清清楚楚的地址,他看后居然说不知道,又问电话,告诉他,他打过去又说号码不对,然后问附近有什么标志,于是我又把资料翻过一篇,在打印好的地图上清清楚楚指给他,他仍然说不知道在哪里,我就问他,在机场的时候说给你酒店的地址,连它在那个区,附近就是海滩等等都告诉你,当时你一一称是,价钱也谈得清清楚楚,现在又讲了一遍,想必你已经完全理解了,要不找个人来再翻译一遍给你听?我知道印度人民对中国人民非常友好,他们一定愿意帮忙!司机一看没辙了,只好把车停在加油站想办法,想把我们撂在那里“晒太阳”还是自己躲到一边思考对策,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心里的确老大不高兴,心想:叫板?这里有北京人和上海人,斗智还是斗勇,随便你挑吧。

      好在他最后送我们到了酒店,又开口要我们付机场被收的60卢比管理费,钱其实不多,但是中国人最受不得的便是“忽悠”!我说:“约定就是约定,既然你事先对这个附加收费只字不提,我现在当然也一子不掏。您天天在机场趴活儿,这个情况想必你不会不知。”他只好悻悻地走掉了。

      进到大堂,酒店老板娘问我们:“有什么问题么?”我们相视一笑,很印度地晃晃脑袋回答:“No problem.”顿时,快乐的小鸟飞了一屋子,个个都带着得意的坏笑。

      旅行日志有什么用?

      首先是留待以后回味,免得行色匆匆的旅行回来忘记旅行中的精彩细节,其次便是用作旅行当中的指导,最好把造访城市的地图复印了,如果不能或者不便行前预订酒店,至少也要找几家酒店备选,记录好地点,标出它们在地图上的位置。对城市的大致概貌有个了解也免得迷路。其三当然是为了记账,统计和控制旅行花费。第四嘛就是旅行中的点滴心得可以随时落到纸面,所谓灵光乍现的好想法一定会为日后的游记增色不少。

      当然,有了这样的宝书在手,如果碰到那些想从初来乍到、人地生疏的游客身上揩油的无良商人,就好像掏出国税局的证件一样,可以顿时让他们断了动歪脑筋的念想。

      我这人平素最不喜欢“打一巴掌揉三揉”的“舆论平衡”,但是上文说了金奈机场那个司机之后,今天却想说说在金奈遇到的最后一个出租司机,挺棒的一个老头。因为有的时候旅行奇妙,城市有灵,他好像知道你不喜欢他的某个缺点,转眼间便不动声色地把他的得意处秀给你看。旅行经历有时候的确是瑕玉互现,因缘倒是很“平衡”的。旅行让你对它毁誉参半、有爱有怨,世界本也来就是充满波折、起伏,充满奇妙的。也因为这,我们把金奈评为印度“通情达理第一城”和“最真实、坦荡的印度城市”。

      我们在金奈市内观光,拜访了英国东印度公司的第一个殖民据点圣乔治城堡,参观了圣玛丽教堂(St. Mary's Church),买了些村民用树叶制作的纪念明信片,又到当地邮局把它们寄往中国。出了城堡,正在为不知所云的公共汽车站牌和如“小珠落玉盘”般的印度英语困惑之际,碰到一位斯里兰卡老大爷,是个突突(三轮摩的)司机,以往几天颇为司机不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在哪里苦恼,所以见他掏出一张老旧的地图,不禁感叹,金奈还是有这等专业的司机!

      老人很热情,英语也很流利,把城里的情况介绍得有条有理,清晰简明,于是去了他介绍的Anjappar印度餐厅吃中饭,这里果然干净、美味又便宜,而且是一家创建于1964年、在阿联酋、马来西亚、加拿大、新加坡、斯里兰卡、阿布扎比都有分店的连锁企业。用餐的其他客人全都是当地的印度人,看着邻座那些在大热天穿着白衬衫,急匆匆吃着商务套餐的印度人,不禁感觉全世界的白领都过着同样食不甘味的生活吧……倒是外省来的印度旅游团一脸进城后的兴奋,高谈阔论、大快朵颐,让原本清静的餐厅热闹非凡。角落里衣装整齐的一对印度老夫妻各自安静地吃着一份Biriyani(放在芭蕉叶子上的手抓饭),老先生一脸严肃,全然一副老马德拉斯时代英国式的绅士派头。

      吃了饭,送给老司机一盒清凉油,要他带我们去市场,他仔细问了我们要买什么东西,这莫不是传说中的“定制旅行服务”?然后他照例回答了一句“No Problem!”,风驰电掣地带我们去了当地市民购物的杂货街。那个地方果然热闹,不仅有我们想要的印度式铜餐具,而且衣服也是又便宜又漂亮,充满当地风情。更专业的老头居然知道你什么时候想拍摄路边的风景,不用开口,自动把车停在路边。

      因为难得见到这么服务周到的司机,当然约他明天来送我们去机场。回到酒店突然琢磨出一个旅行心得,原来在印度旅行,城市内的交通工具最好用的是三轮摩的,包车一天比一段一段地打车还要便宜。(几次单程打车的费用都在40卢比左右,包老大爷的车1天才100卢比,还外带导游、向导、导购服务,而且每次逛完一个地方出来都会看到门口笑脸相迎的司机。)

      第二天在机场和老人告别,他留下地址,希望我们把合影照片寄给他,还想要一面小小的中国国旗。想起以前访问斯里兰卡的时候听说斯里兰卡王子访问中国,流连不去,最后终老在中国,又想起中国政府援建的科伦坡国家体育馆——简直就是北京首都体育馆的双胞胎弟弟。

      这里给老爷爷做一回广告,免费的——老人叫拉马昌德拉。

    出版社合作文章,严禁转载。出版社内容合作请联系:020-37617238

    (责任编辑:韵琳)

    支持键盘← →键翻页